您现在位置:现代生活周刊网 >> 房产家居 >> 浏览文章房产家居

恒源矿物化工有限公司洙边分公司刘景竹实名举报莒南县政协干部陈长剑、莒南县工信局局长滕敦建

现代生活周刊 2020-9-9 15:10:48 来源:不详 作者:未知

 


2018年1月23日,中央政法委召开全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电视电话会议,全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正式拉开了帷幕。很多基层的黑恶势力得到了治理,给企业家们营造了良好的商业环境。 

然而,山东莒南县的企业家、临沂市恒源矿物化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恒源化工”)的负责人刘景竹却说,从2008年到现在,在长达12年的时间里,自己长期受到黑社会的欺压,企业损失巨大,涉黑团伙至今却没有得到任何处理。 

一、涉黑团伙,穷凶极恶 

刘景竹说的这个涉黑团伙,带头大哥名叫葛长征,是莒南县洙边镇人。从2008年开始,葛长征一伙先后六次到他的企业进行打砸抢行为,给他的企业带来了巨大的损失: 

2008年7月11日,葛长征雇佣社会闲散人员20多人手持大刀、棍棒强行闯入恒源化工,封锁了所有进出通道,在公司院内盗挖金矿土,公司厂房、办公室场所被葛长征们强行霸占。时间长达2319天,给公司造成了巨大损失。 

2008年7月27日,恒源化工的所有门窗,被葛长征带人砸坏砸烂,搞的公司内一片狼藉。刘景竹报警后,经莒南县公安局刑警大队现场勘察,损坏的东西如下:

2009年6月3日,葛长征、葛忠昌等20多人明目张胆动用大型铲车,把恒源化工的围墙推倒,用大型吊车把一台变压器(160千瓦)拆除拉走。这些电力设备当时价格为6.8万元,生产工具3.6万元。刘景竹报警后,葛长征的保护伞(后文会详细交代)做徦证,说是更换变压器,再次不了了之。 

2009年12月4日,葛长征指使手下人多人,盗伐恒源化工院内成材树木120棵,价值3.6万元,在莒南县林业执法大从队有案卷的情况下,葛长征的保护伞在公安局破案时再次做假证,说只有一两棵,后果可想而知 。 

2013年11月7日至9日,葛长征、葛忠昌又雇佣20多人强行闯入恒源化工,盗窃公司剩余财物,并盜伐树木三天,共计34.67立方,涉案金额4.85万元。然而,葛长征背后的保护伞利用职权,用偷梁换柱的方法,把与本案无关的葛祝昌拉去顶替盗伐者葛长征,使葛长征再次逍遥法外。 

2013年11月14日,葛长征、葛忠昌又组织30多人带着大型机械,在帮凶葛忠昌带领下,到恒源化工公司,进行打砸抢洗劫行为。碎物乱溅、尘土飞扬像战争中的扫荡,厂房、办公室共计102间把房梁屋棒卖掉后,把其它物品全部砸烂砸坏,夷为平地,惨不忍睹,直接造成经济损失400余万。刘景竹报警后,葛长征背后的保护伞对民警说,这是是拆除违章建筑,葛长征一伙再次逃脱法网。

2020年6月12日上午,葛长征、葛忠昌又纠集了沂南、莒南等多名黑恶团伙人员,再次光天化日之下,强开恒源矿物化工公司大门,强行霸占公司的办公室和厂区,大门口用俩辆车把门堵死不让任何人进出。 

…… 

二、强大的保护伞 

即使刘景竹说的一半是真的,也够触目惊心,何况他说的每一件事,都有很多证据。如今毕竟是法制社会,葛长征一伙长期对刘景竹的企业进行打砸抢甚至更恶劣的行为,为什么没有人管?据刘景竹介绍,主要跟一份假合同,以及葛长征背后的保护伞有关。 

刘景竹说,这个保护伞,就是被称为号称“文疃帮”的利益集团腐败分子陈长剑(原县经信局局长)、滕敦建(县工业和信息化局局长)、临沂市公安局河东分局局长刘星(已落马被查)。 

恒源化工成立于2001年,当时投资215万,为了加大投资,在洙边党委的斡旋下于2002年与莒南县黄金建材工业公司签订了买卖协议转让合同,并付清购买款,2007年又成立了莒南县晶霸粉体制造有限公司,主要是两公司联合生产,国家、重点”九五” 计划项目;缓释长效碳铵及土壤改良剂,公司业绩良好,是当时洙边镇先进企业。 

2008年5.6月开始,时任莒南县黄金建材工业公司经理陈长剑找到刘景竹,想运作让葛长征低价购买该矿区,遭到刘景竹的拒绝。 

此举惹恼了陈长剑,他以各种理由,组织所谓的执法队,破坏公司的正常经营。并在2008年7月10日,和葛长征签订了一份租赁协议。 

2008年7月11日,葛长征拿着这份虛假协议,明目涨胆的组织一些黑恶势力团伙人员,利用威胁、恐吓、强行霸占为目的恶劣手段逼停了刘景竹的企业,阻碍公司正常生产经营。但是在这期间,葛长征没向黄金公司交过一分钱的租赁金。 

后来在陈长剑的串通下又于2011年10月27日,葛长征又和黄金公司签订了一个补充协议,(这时黃金公司换了新的负责人不知内情),补充协议规定原欠租赁费需在本补充协议签订时一次性付清租金,逾期一个月不交甲方可终止本协议。但葛长征始终没向黄金公司交过一分钱,这也就说明这个补充协议完全是个骗局,因当时黄金公司经理是腾根泽,因此该协议被滕根泽给作废了,(这也就证实了为什么没向黃金公司交-分钱的原因,由滕根泽为证) 。

陈长剑等人显然感到心虚,2016年6月14日,他安排葛长征到莒南县散装水泥办公室付款2万元,2019年12月30日,又向莒南工业和信息化局交款1万元。 

三、满怀希望,期盼青天 

刘景竹气愤地说,国家明文规定一切公有制租赁均由财政局下设的国资运营中心统一管理,莒南县散装水泥办公室、莒南县工业和信息化局与莒南县黄金建材工业公司是截然不同的三个财务独立的法人单位,怎么变成了陈长剑、葛长征等人的私人领地,可以为所欲为?如此肆无忌惮的挑战社会公评正义,对社会危害影响极大。 

对此,刘景竹多次向上级领导实名举报葛长征一伙严重的涉恶、涉黑行为,因为其保护伞强大,一直不了了之,反而遭受更严重的报复。每次事发后,刘景竹就报警,但因为滕敦建等人出具虚假证明,至今也没有任何结果。 

刘景竹说,多年来,为什么黑恶势力葛长征. 葛忠昌作恶多端却久打不倒,每次报案公安机关都积极出警,但事后就不了了之,对案件始终不作公正处理,让自己深感憋屈,愤怒,无助。后来得知,造成这样的结果,主要原因就是陈长剑、滕敦建、葛长征一伙,组成“文疃帮”这个利益集团所致。“文疃帮”以陈长剑、滕敦建、刘星等人为主谋,葛长征、葛忠昌等人为打手。他们为了个人利益,早已忘记了党纪国法的威严。他们互相勾结,串通罗织了一张不可触摸的黑网,长期把控着政府基层各部门,串通执法人员不作为。致使葛长征等黑恶团伙长期作恶且逍遥法外,在人民群众中造成极坏影响,使党的威信在人民心中严重受损。如此作恶多端的涉黑团伙,不严惩不足以平民愤,彰显法律的尊严。 

受迫害的远不止刘景竹一人,另一个王姓老板,被葛长征一伙诈骗500多万,至今有苦难言。更有甚者,在2005年,葛长征一伙为了强行竞标莒南县坪上镇的一个铁矿,他幕后指挥黑社会人员,把一位分管工业的领导砍成重伤,至今未作处理。 

在目前的大环境下,葛长征和他背后的保护伞还如此嚣张,实在令人匪夷所思。 

2020年7月31日,最高法再次出台文件,严厉打击黑恶势力敲诈勒索企业家等犯罪行为。
最高法要求,要持续加大产权和企业家权益司法保护力度,依法平等保护各类所有制经济产权及企业家合法权益,依法严惩企业内部人员职务侵占、挪用资金等侵犯企业和企业家权益的犯罪活动,严厉打击黑恶势力对企业和企业家进行敲诈勒索等犯罪行为,保护企业和企业家人身财产安全。 

最高法出台的这个文件,能否拯救刘景竹以及他的企业?葛长征一伙,到底是不是“黑社会”?是否会受到应有的严惩?让我们拭目以待吧!毕竟如今是法制社会,不放过一个坏人,也不冤枉一个好人。 

最近,因冒名顶替上大学等事件,山东的形象已经受到很大的影响。再加上受疫情,以及中美之间的争端,经济形势不断恶化。希望此事能有一个圆满的结局,让企业家们安心做事,为社会做出应有的贡献。





关键字:订现代生活周刊[www.xdshzk.com]免费旅游!立足《现代生活周刊》精深博大的采编资源和全球网络,力求在纷繁复杂的资讯海洋中,为您提供富于洞见的深度报道、新锐犀利的评论和特色专栏!
上一篇:符合哪些条件的人可申请财政贴息支持
下一篇:稳定土地承包关系并非限制土地流转